To top

影人專訪

Back arrow BACK

《帶水雲》創作理念訪問

謝一麟


片名《帶水雲》有什麼意涵?

雲有雲林的意思,也指天上的雲。口湖受到水很大的影響,水是從雲而來,這是一種感覺。
 

為什麼選擇口湖鄉拍攝?

一來我對於其他題目較無興趣,我自己住在海邊,以前就對海、水很有興趣,就想說來拍海口文化,但如果要拍麥寮、台西,又難免和要六輕有關,所以就選口湖鄉。

大學畢業時,那時候61號道路剛在建,幾次開車經過,口湖給我最深的印象是宜梧國中,以前學校都淹在水裡,那要怎麼上課?不過後來已經遷校。還有一次,忘記經過哪一座橋,看到溪水和橋面很接近,下一次再去,橋已經淹在水面下,然後所有的車子都不敢開,在觀望,看到有砂石車開過去才敢開,印象很深刻,淹水很嚴重,橋就這樣不見了,但是他們(民眾)仍然這樣在生活。

對於口湖的印象就是地層下陷。像「成龍溼地」,本來是地層下陷,後來變成一塊溼地,你在路上開車,停下來路旁就有溼地,這和以往接觸的溼地經驗不同,非常有趣,所以想說不然就來拍地層下陷。  
 

為什麼對於海口文化這麼有興趣?

我從小就住台南市靠海邊的地方,小時候要去海邊的距離很近,後來搬家,也是住在離海港不遠的地方,加上我媽媽是安平人,對於海、海口、水都有深刻的印象和感情。長大後對生態方面有興趣,而水就是萬物生命的開始,我覺得水很有趣、很奧妙。

片中影像很像靜照或風景畫,比較保持距離的觀察,這樣的調性有何思考?

很多片子都用訪問、用講的,這樣太硬。以前我接觸的環保團體就是這樣,你一直跟人家說環保的危機,別人聽不進去。我覺得如果你跟人家說自然的奧妙、美妙,也許人家會想要開始了解。比如說現在很多人在騎腳踏車,當他騎車就會發現自然是這麼漂亮,進而也會開始反省自己的生活方式,對環境造成的壓力有多大。如果直接跟一個開車的說自然有多漂亮,他不可能聽得下去。

如果拍一部片,講說地層下陷有多恐怖,問題是怎樣造成的,這樣別人可能不想要看。我就想要拍一部是你很累、精神不佳的時候也可以看的片,就當作風景看。

我把自己想成外來者,用觀光客的心態來看、觀察口湖,其實用心看的話,你會發現,口湖一些影像和台灣許多地方完全不同,別的地方看不到,我希望表達出這個。其實口湖鄉民的困擾不輸地震、水災災民,但我也不是要去說他們生活多悲慘,就只是讓他們的生活如實讓大家看到。

我不是愛說教的人,也討厭別人說教,要改變別人的觀念不是靠說教。而且我有受到一些影像的影響,例如荷索(Werner Herzog)導演,電影《機械生活》這些,所以決定試看看這樣的風格。
 

片中拍到幫往生者撿骨的鏡頭,很有意思,是什麼想法要去補抓這畫面?

拍片就是一個緣分。去口湖的時候,看到墳墓淹在水裡,心裡有想法,很想講這件事,一直想要拍這個,但如果沒拍到畫面要怎麼講。我也有去靈骨塔看,有一天剛好看到有人撿骨,就拍下來,我也有訪問家屬,只是後來沒放進影片。

 

(訪問、整理/謝一麟)
--
原文應2011年高雄電影節黃信堯導演專題而作,刊於「
2011高雄電影節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