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top

產業論述

Back arrow BACK

乘著市場去旅行— 台灣紀錄片上院線的省思

王亞維

過去兩年台灣紀錄片似乎較過去更為蓬勃,2011年的台北電影節中,百萬首獎頒給黃信堯的紀錄片《沈ㄕㄣˇ沒ㄇㄟˊ之島》和羅興階、王秀齡的《爸爸節的禮物─小林滅村事件首部曲》,今年的台北電影節百萬首獎仍為紀錄片《金城小子》。而去年紀錄片在院線上映的有10部,數量之多與「票房」的累積均超過以往,漪歟盛哉。

如果紀錄片「上院線」代表著接受商業市場的直接考驗,「票房」成績代表一種擴大觀眾規模的光環,那麼這兩年上院線紀錄片的票房的收益與製作背後條件,可以發現一些令人深省的現象:

2010院線紀錄片票房統計:

片名

導演

台北票房

《乘著光影旅行》

2009年金馬獎最佳紀錄片)

 姜秀瓊、關本良

305

《帶著夢想去旅行》

王傳宗

10

《街舞狂潮》

2010年金馬獎最佳紀錄片)

蘇哲賢

77

《一閃一閃亮晶晶》

林正盛

289

《被遺忘的時光》

楊力州

393

《粉墨登場》

吳星螢

台北票房:2萬;台北光點上映一周

總計

1076

 

2011院線紀錄片票房統計:

片名

導演

台北票房

《青春啦啦隊》

楊力州

268

《阿爸》

洪榮良

314

《金城小子》(2011年金馬獎最佳紀錄片)

姚宏易

台北票房:2萬;台北光點上映一周

《牽阮的手》(第七屆紀錄片雙年展台灣獎首獎)

顏蘭權、莊益增

456

「他們在島嶼寫作系列」

《尋找背海的人》(林靖傑)、《兩地》(楊力州)、《化城再來人》(陳傳興)、《朝向一首詩的完成》(溫知儀)、《逍遙遊》(陳懷恩)、《如霧起時》(陳傳興)

313

總計

1352

2010年上院線的紀錄片有6部,包括獲2009年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的《乘著光影旅行》( 姜秀瓊、關本良,台北票房:305萬),以網路人氣漫畫家彎彎全國簽名會為內容的《帶著夢想去旅行》(台北票房:10萬),2010年金馬獎最佳紀錄片《街舞狂潮》(蘇哲賢,台北票房:77萬),講述亞斯柏格症兒童故事的《一閃一閃亮晶晶》(林正盛,台北票房:289萬),失智老人為題材的《被遺忘的時光》(楊力州,台北票房:393萬),還有以反對高學費學運的議題性紀錄片《粉墨登場》(吳星螢,台北票房:2萬;台北光點上映一周),總計1076萬。

2011年上院線紀錄片包括:鼓舞銀髮族再現青春活力的《青春啦啦隊》(楊力州 ,台北票房:268萬),以辭世不久的前輩台語歌謠作家洪一峰為內容的《阿爸》(洪榮良,台北票房:314萬),獲2011年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的《金城小子》(姚宏易,台北票房:1萬;台北光點上映一周),以前輩民主鬥士田朝明醫師為對象的《牽阮的手》(顏蘭權、莊益增,台北票房:456萬),以及以6位作家傳記為主體的「他們在島嶼寫作系列」:《尋找背海的人》(林靖傑)、《兩地》(楊力州)、《化城再來人》(陳傳興)、《朝向一首詩的完成》(溫知儀)、《逍遙遊》(陳懷恩)、《如霧起時》(陳傳興),台北票房313萬,10部影片合計1352萬。

分析這些上院線的紀錄片可分為幾種型態,第一種是社福機構贊助或委託製作的成品,它們有社會關懷的內涵,但也兼有主題宣傳及募款的目的,因此院線發行是慈善事業行銷的一個策略。這個類型影片製作時,很大部分的費用都由社福團體先行贊助或提供,進行院線上映的時候,也交由專業媒體公司進行精準的媒體行銷,慈善與關懷是重要訴求,而相關的社福團體網絡也會以自己的關係動員企業主以包場招待員工,票房由包場的數字創造極大部分的成績,往往令人矚目。例如《一閃一閃亮晶晶》是一部以關懷亞斯柏格症(自閉症)兒童為主的紀錄片,由漢光教育基金會贊助,以慈善名義進行口碑場行銷然後進行企業包場的策略。

《被遺忘的時光》由天主教失智老人基金會委託拍攝,上片時交由專業影片發行公司作精準的觀眾行銷,除了票房展現佳績,捐助善款的數字遠超過影片投資。《青春啦啦隊》由《被遺忘的時光》製作團隊以較短時間完成,仍走銀髮族關懷與勵志路線,故事性強,節奏明快,影片上映前票房預售已經超過兩百萬,更邀得馬總統、周美青與蔡英文的發言加持,台北創造了口碑,中南部繼續巡演,企業也大量包場。值得一提的是這類影片都重視市場的接受度,側重感動與催淚的敘事營造,也都邀到總統以降的各黨派政治人物來首映場觀賞與背書,媒體光暈大,口碑場加上網路行銷把宣傳做足,再擴大後續市場效益。

第二種是以明星人物或知名人物為傳記結合市場行銷的類型。姜秀瓊、關本良的《乘著光影旅行》是以電影攝影師李屏賓為主角的紀錄片,主角雖然並不是極具知名度的人物,但是出資者銀行家羅綸有一開始就以商業思維來經營本片的宣傳,他採用傳銷方式,半年舉辦十幾場試映會,由核心觀眾逐漸擴大口碑而影響及核心外的購票群,也讓許多企業家朋友主動贊助票房,片子映演十週、票房極佳。洪榮良以自己父親洪一峰為對象的傳記紀錄片《阿爸》,走音樂紀錄片與懷舊風,作曲家動聽歌曲支支重現,家人諒解的主題,娛樂媒體的大量曝光,吸引大量歌迷購票入場。此外洪氏一家都是虔誠的基督徒,因此教會系統也以傳福音見證上帝向教友推薦,商業結合宗教行銷,是另一種票房條件。《帶著夢想去旅行》為網路漫畫作家彎彎全國簽名會的活動側寫,是行銷書籍的副產品,企圖再以作家與作品圖像的拼貼「可愛風」再攻粉絲買票,可惜因為故事元素單薄,並未引起太多注意。

而企業家童子賢所投資的「他們在島嶼寫作系列」六部紀錄片,可以說是企業家將傳記紀錄片作為文化商品投資的典型。本系列在挑選六位台灣作家時,已有行銷兩岸三地的市場考量,拍攝對象林海音、楊牧、鄭愁予、王文興、周夢蝶、余光中都有兩岸三地乃至於全球華人數個世代的廣大閱讀群,影片觀眾已有基礎。製作完成後由誠品書局出身的經營團隊作行銷,先從台北市一家戲院一個月放映,對準藝文人口宣傳,台北創造口碑,然後在名聲遠播下赴台中與高雄上片,繼而推向香港的戲院,都有不錯的成績,而產品面同時有套裝書籍與DVD,是一種多元整合行銷的模式。

顏蘭權與莊益增的《牽阮的手》是去年最傳奇的一部,走動畫傳記紀錄片模式,本身已是創舉,然而以反國民黨台獨前輩田朝明醫師與田孟淑女士的傳記故事為內容也很不同,上院線的結果幾乎不被看好,也沒有廣告預算,但兩位導演全台走透透做映後座談,敘事上政治受難與浪漫愛情的「滿溢」,連結歷史情結,口碑逐漸累積,引動各地老一輩觀眾購票進入戲院,最後全台累積票房超過600萬,超過《青春啦啦隊》、《阿爸》,甚至是「他們在島嶼寫作系列」六部紀錄片總和,為去年紀錄片票房冠軍,是另一種「獨立行銷」模式,不可忽視。

普遍而言,上院線而票房亮眼的紀錄片都具備市場性的思維,一方面是以知名人物傳記為主,塑造傳奇與感動,採浪漫抒情的敘事;另一類是以弱勢族群為拍攝對象,訴諸關懷、勵志加上眼淚,數量上也占一定製作比例。同時,數年來這些影片的院線行銷模式也逐漸成型:如果影片本身感人的元素經營得宜,上映前先經營一段時間的口碑場,加上名人推薦,然後由網路或報章擴散,轉化成實際的購票行動,加上連結企業網絡包場,多能創造亮眼數字。

紀錄片過去僅能以小眾市場流傳,不敢想像商業獲利,這兩年院線上的票房成績逐步「成功」,以提高台灣紀錄片能見度及觀眾規模而言,這些成績難能可貴。不過,對照國外近年在院線上映而受到廣泛矚目的紀錄片,我國的院線紀錄片有題材與敘事有單一化的隱憂,雖然國際上以身心障礙題材的片子也不少,如2011年得到阿姆斯特丹首獎的《蝸牛星球》或2010年獲紀錄片雙年展首獎的《漫步音樂園》等,但它們在敘述形式上都非常創新,另外國外很大比例的院線紀錄片採「議題性」題材並勇於對問題的結構進行思辯。

以這兩年到台灣參加CNEX或雙年展的得獎紀錄片為例,許多都是討論普世價值的議題性紀錄片,如緬甸的地下記者如何偷拍新聞走私到國外的《緬甸起義:看不到的真相》、「阿拉伯之春」的深入調查《不情願的革命者》、印度女生爭取脫離傳統束縛的兩種過程《她和她的世界》……,這些片子一方面創造極佳的票房成績,然而思考面向、議題選擇、故事發展與拍攝方式都更具備故事性、深度與勇氣。這種類型的院線長片在台灣,反而極為少見。

其實紀錄片「上院線」固然代表某種光環,但是投資風險也高,它必須先押上戲院的租金,長時累積口碑,投資宣傳資源,製作成本外,在上檔前已經需要大筆現金投入,這當然先會形成某種壓力,最終迫使影片製作採取「保險」的公式。因此台灣的紀錄片投資者(包括政府與民間)與創作者走向戲院商業映演的同時,保有紀錄片觸角多元與勇敢探索的精神非常重要,理解市場但不被市場機制馴化,如同劇情片,也應勇於開發更多元的題材與說故事的方式,這樣,紀錄片在台灣可望步向更為成熟的另一階段。

 

--
原文發表於2012年,刊載於「Tavis影視平台」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