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top
  • F d 3

1989年,台灣已經解嚴一年多有餘,作者以採訪三位逆光剪影的媒體人做為主線,討論台灣媒體在六四天安門事件的政治態度。片中大量運用報紙頭條及三台新間報導,引述台灣媒體在1989年天安門事件中,不斷強調中央電視台如何扭曲天安門事件,說學生是歹徒,說廣
場上無一人死亡。但另一方面,在1989年520事件時,三台亦叱喝農民為暴民﹑不法分子,作者利用交叉平行剪接,兩地的官方說法——來——往清楚對照。報導把觀眾導向反共,而非推向民主。流行歌曲、連續劇亦加深渲染情緒,使觀眾激動,卻沒有深入的報導天安門學運的前因後果,煽起整個台灣的反共情緒,鴕烏心態避免人民對台灣民主現況的質疑。作者在片中雖無任何旁白,但在看似說明性文字所隱含的意義,作者的觀點巳充分流露出來。
八〇﹑九〇年代媒體的報導,在520事件,我們看不到當年農民的心聲;在天安門事件,我們既無能為力卻又隔海起舞。二十一世紀後的今天,台灣媒體何以依然如此墮落,如此令人痛心疾首!

 

資料來源: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