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top
  • F d 3

1988年農民運動興盛,肇因於逐漸疏忽農民利益的政策,犧牲農業,發展工業,重視都市建設,而忽略了農村建設。另外農業天然災害的肆虐使收入更低,和農民組織的失調,例如農會、水利會等名義上為人民團體,實質上均爲中央與地方勢力的結盟,因而農民越趨不滿,從「316」、「320」、「426」、「516」至衝突最大的「520」事件。520事件中,五千名農民參與街頭示威,提出七項要求,包括提前實施農民健康保險、提高稻米保證價格、開放農地自由買賣、免除肥料加值稅、肥料自由買賣等等,示威行動演變成自1979年以來最嚴重的街頭暴力事件。鎮暴部隊和農民的衝突由白天至晚上越演越烈,像是一場都市的游擊肉搏戰。學生和台北市民對農民的遭遇很是同情,亦站出來聲援,加上原本社會運動者參與其中的影響,使農民自救事件,擴展成大規模的民主抗爭運動,許多激進農民,學生及路人被逮捕。而鎮暴部隊和農民兩方,不都是台灣土地上的人民?雙方頭破血流,叫人看的又心疼又是無奈。

 

資料來源: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