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top

我的一個月有時候是三十天、二十八天、十七天,或是四十五天。
我的一年有時候是十二個月,有時候是十四個月。

每個月我們帶著煩躁迎來痛楚、送走那些名字各異的碎片殘骸,
並且使用一種只有我們才懂的、隱晦的語言交換溝通。

我知道,那些痕跡與殘骸,都曾經是我。



本篇圖文著作權為江映青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參展與得獎紀錄
  • 2011 新生一號出口紀錄片影展
  • 2010 香港華語紀錄片節

從我的外婆、媽媽到我,關於月經,它的名稱到與它相關的生活議題,似乎都是「不可說」、「不可討論」的。「那個」來了就是不能去拜拜,衛生棉則要小心藏好不要被男生看到,「那個」來了就是說不出口跟老闆請生理假…直到我已經與自己的身體和月經掙扎了十多個年頭之後,我才想起來要問「為什麼」。



本篇圖文著作權為江映青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 版權洽詢

    江映青

    danachiang@gmail.com